南方之美


湄公河三角洲(九龍江平原)——多樣民族文化聚居區。九龍江平原,目前是許多民族的居住土地:越人、高棉人、華人、佔人……。近年來,有少數北方少數族群也出現在這片土地上。
1、越人
越人,目前是在九龍江平原佔多數的民族。根據1999年1月4日民族學和人口調查數據,在九龍江平原地區越人總人口數為16.130.675人。

在十七世紀早期和中期,來自北部和北中部的越人流民已經過海來南部地區開墾。越人流民組從東到西南逐漸擴大開墾土地。越人流民大多是來自北方的貧困農民、手工業者,他們離開故土開闢新的生存之地。另外還有封建政權的一些士兵被送到駐軍,一些被流放邊遠地區的官員,逃避逮捕的逃犯者…1698年,阮有景服從阮王的命令前往南部,建立南端地區的行政管理體系。從本質上說,這個事情已經正式承認越南居民在幾十年前開墾南部地區的結果。越南居民的先輩已經來到九龍江平原地區開墾土地,並創建農場,形成村莊。居住村莊已經再造越人流民帶來給新地區的北部、北中部村莊模式。然而,在整個南部地區,特別是在九龍江平原地區劃分的村莊具有獨立的特徵。它就是在九龍江平原的小村莊的景觀、空間、社會關係、生活方式……。最初,村莊居民都是聚居來開墾土地的貧窮農民的鄰里友好關係,在建立村莊的同時進行寺廟建設,作為一個供奉信仰的地方,滿足精神需求,讓人們在因對天災自然困苦的時候有所慰藉。

經過三個多世紀開墾九龍江平原,越南民眾群落越來越稠密,遍及整個三角洲地區及邊境、島嶼。到處建立了村莊,商業服務行業的市區中心也漸漸出現。隨著經濟發展取得的一些成就及征服自然的成功,這些越人社區也為促就一個文化豐富的統一國家做出貢獻,同時具備南部和九龍江平原特有的文化風俗特色。

2、高棉族人

九龍江平原是越南高棉族人的較大聚居點,根據1999年調查顯示,高棉族人人口超過一百萬人,佔全區人口的比例為6.4%。高棉族人早期就在南部生活,在茶榮省朔莊的許多高棉寺廟由四個或五個世紀前建造的。高棉居民大多數是農民,農業活動主要是種植水稻和少量雜糧。早期,高棉人在高坎地塊以村落方式生活(像越人比鄰而居的村莊一樣)。它是古老、具有淡水源、高闊、氣候涼爽、在洪水季度可避免湄公河的淹沒水的沖積丘。

                                                                          高棉舞蹈

住在湄公河三角洲的高棉人有獨特和豐富的傳統文化背景。佛教幾乎是獨一的宗教,影響著高棉人民生活的許多方面。每個高棉小村有至少一個寺廟。寺廟是高棉人社區小村落的社會、宗教和文化中心。僧侶在高棉人生活的社會生活和文化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僧人們承擔宗教執法問題,他們的意見有助於村莊的管理。每個高棉人既是村莊的成員也是佛教的信徒。高棉佛教屬於南宗教派,有些修行規則與越人、華人的北宗佛教不同。在湄公河三角洲地區的高棉人在歷史和民族文化方面與在柬埔寨的高棉人具有相當密切的關係。在湄公河三角洲地區的高棉人是越南民族社區的一個少數民族,是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的公民。

3、華人
在十七世紀和下世紀,在中國南方沿海的大量中國居民移居到越南南部定居。該中國移民的一部份已經被阮王統治下的當時封建政權允許在南部定居和生活,包括湄公河三角洲。在書籍文獻中,常提到莫玖統領下的華人團體來河仙區域及臨近地區開墾的定居過程。由楊諺敵引導的另一華人團體定居在如今的芹苴省美萩地區。來到湄公河三角洲的中國移民大多數是農民、工匠,也有大量士兵和官員及其親人。他們離開中國的原因很多,但主要是因為貧窮、戰亂、疾病……所以他們去尋找新的生活土地。一些中國官員和士兵因為不服清朝取代明朝統治中國的實事而流亡。這些人希望南部地區是他們的避難地,等待’反清復明’之日。

中國移民最初以僑民資格來到越南南部,而是在定居和參加墾荒的過程中他們逐漸融入越南居民社區和以華人的身份成為越南公民。華人的經濟活動主要集中在工藝品生產、貿易和服務貿易領域。在湄公河三角洲的許多地域,華人也進行農業生產,種水稻和多種雜糧。大量華人集中在城市、市社和城鎮等對他們經濟生產活動有利條件的地方。在南部生活的過程中華人形成了自己的文化模式,這片區域的華人文化主要是中國南部沿海地區傳統文化的承繼和發展,在南部地區和越族、高棉族、佔族等共居種族的文化交流中不斷發展…

4、佔人
佔人集中居住在安江省後江上游的一些縣區,如:周富縣、新洲、朱篤市社…在湄公河三角洲地區的佔人大約有12500人。本來,在湄公河三角洲地區的佔人就是越南中部佔人在十五、十六世紀移到柬埔寨(目前仍有一部分在柬埔寨CongPong生活)。到十八世紀初,這些佔人的一部份從柬埔寨沿著後江來到曾經的朱篤省(現在為安江省)定居。

製作陶器,是佔人的一種傳統文化。佔人在湄公河三角洲地區的經濟活動比較多樣化,少數是在後江和其支流上釣魚及捕魚,有些佔人手工織布及逛賣各種布料,有些佔人進行農業生產,種水稻、雜糧、果樹。

在湄公河三角洲地區的佔人仍然保持佔paiay(佔村)的居住形式,像在寧順和平順的類型一樣。這是沿著後江和支流的住宅區。在這裡,佔人住在具有較高樓層的吊腳樓,以避免汛期洪水。伊斯蘭教是唯一的宗教,是湄公河三角洲地區佔人大多數的宗教。伊斯蘭教的儀式與教儀深遠影響他們生活的許多方面,尤其是在palay管理中。

安江省佔族男人地位比中部佔族男人更得到重視。每個安江省佔族palay往往有一個教堂和許多小型祈禱房。安江佔族男人嚴格遵守古蘭經和伊斯蘭教教規的規則、禮儀。伊斯蘭教職敕人經常參加佔族palay的管理和運作。
在過去的三個世紀,在湄公河三角洲聚居的各民族民居社區已經驗證了越南民族在新地區強烈的生命力。各民族在生活建設過程中團結一致、互相幫助,打造更加豐富的文化體,有助於在侵犯、奴役從各方面攻擊的情況下保護家國。